文:梁凱芸、林以涵/圖:陳宜萍


轉載自: 社企流網站 (2013. 9月 本月社企)


親密接觸的衣服,卻可能對自己和大自然不友善

與皮膚最親密接觸的服飾,是人們生活必須品,代表著個性和品味的表徵。然而,2012年底,綠色和平組織向全球發布“全球時尚品牌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”,結果顯示六成抽檢服飾含有可讓衣服更鮮豔的壬基酚聚氧乙烯醚(NPE)、塑化劑或芳香胺,以增加賣相。此外,大多數消費者或許不知道,種植面積僅佔全世界農產品3%的棉花,使用農藥和殺蟲劑的劑量卻高達全球總和的25%,在購買棉製衣物的同時,消費者很有可能亦成為破壞環境的隱形殺手。


上述兩個事實,讓消費者深陷在不安心的消費環境中,加上現今大量製造與壓低成本的快速生產流程下,有毒物質和農藥的用量不斷增高,殘留在衣服上的有毒物更多,即使清洗過仍會進入水源,危害生物環境,並累積在魚類體內,透過食物鏈進入人體危害健康;長期噴灑農藥致使土地污染、土壤硬化,更將降低環境永續性。


除了食材,衣服也能有機


有機棉服飾的出現,解決消費者擔心服飾具有害物質的問題,亦能維護環境。棉花採自然栽種,不添加農藥、不使用任何染劑的天然色澤,也像徵著人與大自然的相處,應是簡單、和諧而緊密相連的。由薛焜中先生(以下簡稱薛大哥)所創辦的“ 冶綠有機棉生活服飾”,致力於推廣有機棉與環保衣著,希望將相關知識和經驗分享給消費者,讓健康、環保、永續等穿衣哲學也成為新生活態度。


薛大哥原本是一間知名外商公司的高階主管,不到四十歲便擁有令人稱羨的工作與高薪,但生活完全被工作不斷追著跑,也讓他漸漸感到旁徨、不踏實。此時公司決定將薛大哥所屬的部門業務遷至新加坡,員工不是選擇跟著走、就是離開,抉擇時刻反而讓薛大哥更能聽清楚,早在心中吶喊已久的聲音。看了《不願面對的真相》後,為實踐美好生活的夢想,他於2009年創辦冶綠,使用有機棉材質作為服飾材料,堅持染整過程中不添加任何化學藥劑與染料,將純天然顏色且健康的衣服帶給消費者。


會說故事的有機棉T卹


一般有機棉服飾商專做較好販售的嬰兒和內著衣產品,冶綠不想做別人做過的,選擇最能觸及廣大消費者族群的男女休閒T卹為切入點,一來是市場區隔,二來是想把有機棉市場這塊餅做得更大。冶綠鎖定的消費族群包含青壯年,通常擁有購衣自主權,加上在知識經濟時代,環保與消費意識逐漸抬頭,冶綠不只賣衣著,更想透過商品推廣有機棉知識和環保生活理念。


冶綠沒有實體店面,除了網路販售外,薛大哥從環保團體開始,做為概念傳播與合作對象,同時穿梭在綠市集與各種活動間,與光顧攤位的消費者面對面聊天、溝通,讓大眾知道不只吃得有機、更可以穿得有機。薛大哥所採取的“志同道合”通路策略,讓冶綠推廣成效更快更深,慢慢地培養出一群有機棉愛好者,現在在許多農夫市集、獨立書店、公平貿易商店、博物館等據點都看得到冶綠的產品,顧客回流率持續增加。除了個人消費者,許多團體和公司也會選擇購買或訂製冶綠服飾。


為了改善消費者對於有機棉“昂貴”、“單調”等迷思,冶綠賦予每樣產品生命力,透過棉T圖案說故事。像是和國立台灣博物館合作的“人生系列主題”,有因人類廢棄塑膠袋過多形成的水母樣式、寄居蟹因垃圾過多,找不到回家的路而住在柏金包的圖案,皆幽默又諷刺地印製在服飾上;“食草文集”和“台灣水牛系列”,則喚起現代人與台灣土地的重要關係,這些系列都是冶綠主力商品。




冶綠產品從不以折扣方式吸引消費者上門,產品所標示價格就等於冶綠想帶給消費者的價值,服飾也堅持百分百台灣製造,以支持在地產業與減少運送里程。包裝使用環保材質,運送紙箱也一再重複利用,薛大哥夫妻倆協調送貨,減少運輸浪費,如此堅持為的是降低產品成本,證明有機棉服飾也可以很平價,而不只屬於金字塔頂端客群。“當我們衣服跟一般棉T差不多價錢時,會吸引原本不穿有機棉的消費者購買,如此一來也推廣有機棉給更多人知道。”薛大哥笑著說道。



一輩子,做對了事就要繼續下去


冶綠目前以小規模方式經營,公司員工就是薛大哥夫妻倆,秉持著“搖籃到搖籃”的概念-從生產到製造皆需環保,最後產品回收也應回歸自然,助益土地,使人、社會、環境三者共生共榮。近年來媒體漸漸報導有機棉新聞,學校和社會團體亦舉辦相關講座與活動,這些都有助於消費者對有機棉的認識。薛大哥認為推廣有機棉觀念和理想的道路,雖然慢卻紮實,並期許冶綠能長久走下去,未來看到所有市面上衣服都是有機棉製成,改變大眾的消費與生活態度,進而讓大自然更能永續發展。





延伸閱讀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冶綠 WILDGREEN 的頭像
冶綠 WILDGREEN

冶綠有機棉 WILDGREEN LIFESTYLE

冶綠 WIL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