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處: 看雜誌 71期 2010.9.


作者: 張于芸


現代人穿衣,在科技發達下功能千變萬化。人造纖維不但能防水、保暖、吸溼、排汗、透氣,有的廠商甚至強調穿衣能量說。不過,還是有許多人堅持「天然的最好」,棉、麻、絲等天然纖維,依然是許多人的首選。尤其是棉花製品,始終是最大宗的天然衣料材質。


然而,天然的棉花製品,真的就比人造纖維符合環保原則嗎?


甚麼是「有機棉」?


「冶綠生活服飾」創辦人薛焜中表示,一般棉花在種植過程中,使用了大量殺蟲劑和農藥;以價值計,約占全球殺蟲劑市場的四分之一以及農藥市場的10%。此外,棉花田大量使用農藥常造成地下水污染,大量使用化肥則造成土地鹽基化。而棉花的加工過程更依賴許多漂白劑、染料、整染安定劑等化學藥劑,因而排放大量廢水。


因此,鼓勵生態友善的「有機棉」的種植與加工應運而生,同時也帶動消費者正視這一波新興潮流。


所謂「有機棉」,根據美國德州所制訂的標準(TEXAS Organic Program),指停止施撒化學農藥、化學肥料三年以上的田地所栽種的棉花。而為了保護有機棉花避免蟲害,會在棉花田放置害蟲的天敵「瓢蟲」以保護棉花成長。


如此說來,「有機棉」是比「一般棉花」更符合環保意識的產品。


對消費者來說,穿有機棉有甚麼好處?對身體會比較好嗎?


「不會!只會對土地比較好!」「冶綠生活服飾」創辦人薛焜中非常乾脆地回答。而這短短的回答,正顯現出薛焜中推廣有機棉衣物的初衷,也就是推廣綠色消費概念的永續生活。


推廣「聽起來像垃圾」的衣服


「我身上穿的衣服,裡面的成分60%是有機棉,40%是保特瓶回收。」帶著膠框眼鏡,一派斯文的冶綠創辦人薛焜中,去年離開人人稱羨的飛利浦外商主管職位,憑著一股熱誠創設冶綠生活服飾。從此穿著自家新開發的產品,到處向人介紹他的綠色穿衣生活概念。


介紹有機棉已經是一項挑戰了,最近這款新開發加入保特瓶回收材料的衣服,推廣上更是一大考驗。「那天有消費者問我,你這東西穿身上會不會怪怪的?衛不衛生?會不會有毒?對身體有沒有傷害?」薛焜中自我調侃地說:「有機棉好歹聽起來高級一點,回收保特瓶聽起來就是垃圾。」


更慘的是,回收的保特瓶成本更貴上一倍,因為回收過程要經過清洗。貴又看不出對消費者有甚麼好處,比推有機棉難度更大。



 


願當「幸島的一百隻猴子」


看起來很難有利可圖的市場,為甚麼薛焜中還是「知難而進」?


薛焜中經常跟朋友解說了半天,結果朋友還是不懂為甚麼他要做這個,最後他只好用「幸島的一百隻猴子」的故事來做說明:「或許一個人的力量非常有限,但心的力量是無限的。一輩子,就作一次傻人吧!」


為了實踐更好生活的夢想,薛焜中離開工作13年的科技業。決定創業時,太太黃琡媚因為聽過太多創業失敗的案例,甚至以淚洗面。薛焜中承諾「規模不要做很大,慢慢累積實力」,這才說服了太太答應創業。原本是家庭主婦的黃琡媚,現在也跟著「撩下去」一起成為工作伙伴。


薛焜中回想起來,剛開始創業的最難處,不是技術上的問題,他認為最難的是心態上的調整,更難的是如何「放下身段」。薛焜中談及第一次到天母擺攤,烈日下擺一整天只賣出4件衣服,「內心煎熬還要強顏歡笑安慰妻小」。此外,去年夏天到友達光電廠區擺攤對薛焜中來說,也需要很大的勇氣與心理建設。因為飛利浦是友達的大客戶,過去薛焜中在飛利浦負責全球面板採購,以前每次去友達拜訪,總是被當成貴賓接待,「現在角色轉換,變成去擺攤!」薛焜中笑著說,當時遇到以前接洽的業務主管,想著如何應對來避免雙方尷尬,「實在是很奇妙的經歷」。


做出「會縮水」、「容易捲掉」的衣服


從科技業跳到陌生的服飾業,薛焜中採用土法煉鋼法,上網找資料看環保衣著趨勢來選擇可以著手的材料。「環保材料很多,不見得都可以商品化,而有機棉在歐美已經是個比較成熟的市場了,國外消費者已經知道要去選擇有機棉,但台灣一直都還沒有,我覺得可以發揮,所以決定開發有機棉這個市場。」


接著薛焜中開始尋找配合的廠商製造有機棉衣服。他按著工商名錄一家一家打遍所有做衣服的廠商,結果問十家,九家沒聽過有機棉。矛盾的資訊就從不同廠商口中講出來,報價差上好幾倍。


薛焜中說,台灣小工廠習慣現有的工作模式,對於開創性的、陌生的東西比較不願碰,報價往往偏高。而薛焜中的理想是要推平價商品來實現平價有機棉的概念。好在「皇天不負苦心人」,薛焜中終於幸運地找到認同他的理念的廠商願意配合。


為了實踐綠色穿衣概念,薛焜中吃了很多苦頭。例如為了採用友善環境的製衣方式,薛焜中的衣服沒有做防縮處理。因此他還要提醒買衣服的消費者:「衣服一定會縮水,你買時不要買剛剛好,長度一定會縮短,寬度縮一點,不會很明顯,大概縮5%。第一次洗會縮,後面就不會那麼嚴重。」


再者,一般衣服經過化學處理會比較平整,加工比較容易。而有機棉因為沒有經過化學處理,容易捲曲。製衣廠因而會抱怨衣服容易車歪、變斜。不止這些,薛焜中使用玉米澱粉原料製作的生物可分解環保袋包裝衣服,除了成本比一般塑膠袋貴好幾倍,還要承擔消費者抱怨的風險。因為有時送到消費者手中,包裝已經破了。好在現在消費者漸漸認同他的綠色消費理念,甚至會主動要求不用包裝。


薛焜中強調,冶綠不只是做有機棉服飾,冶綠要做的是「環保穿衣概念」。他先從比較成熟的有機棉服飾開始,進一步尋找其他多元素材來製作衣服。薛焜中以他目前穿的60%有機棉、40%環保紗為例,所謂環保紗是指PET回收紗,也就是聚酯纖維,正是一般人聽到會覺得髒髒的保特瓶回收材料作的。實際上,PET用在衣著上很普遍,排汗衫、石化材料的衣服都是PET原料。而台灣一年要用掉45億只保特瓶,回收後清洗、溶解、抽絲重新利用,很符合環保原則。



產品週期「從搖籃到搖籃」


薛焜中表示,整個產品的設計過程,從設計之初就必須考慮最終的去處。從原料、生產、運輸、包裝、銷售、回收,都融入「生態永續」的理念,也許是回歸大自然,也許就停留在工業的用途,不斷拿來循環使用。東西回收時,也不再是材料越來越糟糕的降級回收,而是越來越好的升級回收。


原料部分,包括有機棉以及新開發的環保回收瓶等對環境友善的材料,所有使用的材料,除了有機棉花台灣沒有足夠產量而需從國外進口外,其他全部使用台灣在地生產的原料以減少運輸里程。製造過程也只用氧系漂白而不染色,包裝使用可分解塑膠袋,行銷不印DM傳單,以網路與市集活動為主要管道等。


一般環保人士的3R概念:Reduce(減少)、Reuse(再利用)、Recycle(回收),薛焜中認為可能只是將產品生命週期拉長兩倍、三倍,只是延緩死刑,但有毒物質在過程中依舊排放、資源依舊消耗,終究是「從搖籃到墳墓」。而他整個產品的生命週期,則是針對在地材料、文化、生態去思考,以達到「從搖籃到搖籃」的永續週期。


薛焜中表示,在全球化思維下,國際資本哪裡有資源就往哪裡跑,「像蝗蟲過境一樣」,都是對資源過度消耗。他認為這方向一定要改變。就像農產品,在地生產、吃當地當季的東西,是最健康、最環保、最自然、對人最好的。衣服也一樣。「台灣衣服做得那麼好,為甚麼要在國外做呢?」薛焜中說,冶綠的有機棉原料,日後希望也能實現用台灣土生土產的棉花。


而台灣適合棉花生長嗎?薛焜中說,台灣人過去小時候蓋的那種厚厚棉被,工廠都在南部,過去嘉南平原就是種棉花,因為嘉南平原溫度高、日照充足、氣候乾燥,很適合棉花的生長。「我外婆小時候作童工就是採收棉花,後來國外棉花大又便宜,台灣棉田就沒落了。」


南投國姓鄉目前有農家已經在嘗試種植有機棉。薛焜中顯然將目光放得很遠:「我下個月還會去看林阿伯種的有機棉田。他現在是不計成本在種,要量產還有一段距離。希望未來真的可以用台灣棉來做衣服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冶綠有機棉 WILDGREEN LIFESTYLE

冶綠 WILD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